• <rt id="uq4xo"></rt><video id="uq4xo"><menuitem id="uq4xo"></menuitem></video>
  • <tt id="uq4xo"><form id="uq4xo"></form></tt><video id="uq4xo"><menuitem id="uq4xo"></menuitem></video>

    <tt id="uq4xo"><noscript id="uq4xo"></noscript></tt>
    <rt id="uq4xo"><optgroup id="uq4xo"></optgroup></rt>
      <rt id="uq4xo"></rt>
      <rp id="uq4xo"></rp>
        <rt id="uq4xo"><optgroup id="uq4xo"></optgroup></rt>
      1. <source id="uq4xo"></source>
      2. <rp id="uq4xo"><meter id="uq4xo"></meter></rp>
      3. 國內

        國內

        首頁  / 新聞 / 國內

        “出差也是一起看風景”——記全國最美家庭秦亮家庭

        “有時出差航線交錯,可能還看到過對方的航班,想想也是一種風景。”“理工男”秦亮從最浪漫的角度詮釋自己和妻子一直聚少離多的生活。

        在秦亮和田會靜的婚姻里,如何處理出差和分離,是兩個人走進婚姻的第一課。

        秦亮是中交天航局科學技術與數字化部總經理,工作十幾年,成績斐然:主持參與天津港、曹妃甸、京唐港等20多項國家重點工程建設,參加了國內疏浚旗艦——“天鯤號”、“天鯨號”調試升級工作,國內最大的耙吸船——通途輪設計建造,獲得省部級獎項11項。

        2014年,秦亮指揮著上百條工程船舶前往祖國的遠海施工。作為國內歷史上最大疏浚項目的總工程師,秦亮在強烈的東北季風期首下遠洋,頂著大風大浪在船上作業,一船工程技術人員暈吐得直不起腰。即使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,他們還是圓滿完成了任務。

        當秦亮終于可以回家時,田會靜又走了。

        2017年5月,雄安新區剛剛設立,白洋淀生態環境治理和保護規劃工作便全面啟動。作為中交集團首批進駐雄安的專家團成員之一,第一次來白洋淀的田會靜對眼前的景象有些吃驚。“大片的蘆葦蕩里漂浮著各種垃圾,水域上蓋著一層厚厚的油污,湖水幾乎成了黑綠色。”田會靜回憶說。

        田會靜和她的團隊很快投入到白洋淀內源清淤方案規劃工作中。“必須確保白洋淀362平方公里水域的下墊面生境現狀數據詳細到可研深度,在1個月內完成這么大的工作量,說實話,我們當時也沒底。”田會靜坦言。

        那段時間,為了拿出方案,田會靜帶領團隊窩在雄安一家由賓館房間改造成的臨時工作室里,整整31天沒有出過房間,持續熬夜是家常便飯,困了就睡上一兩個小時,醒來后繼續投入工作。為了優化方案,田會靜曾連續兩天兩宿沒合眼。在團隊的共同努力下,《白洋淀生態環境治理和保護實施方案》《白洋淀淀區綜合清淤工程專題規劃報告》等成果先后完成,為白洋淀治理工作的實施奠定了基礎。

        完成規劃工作后,為滿足數字化轉型要求,田會靜又帶領隊伍毫不猶豫地接受了新挑戰。她建流程、立制度、帶隊伍,先后在雄安新區白洋淀內源污染治理試點項目、唐河污水庫治理修復工程、引黃補淀工程、雄安棗林莊修復等工程中進行了BIM技術應用。其中,基于白洋淀內源污染治理試點工程研發的“環保疏浚工程BIM施工管理平臺”于2020年11月經天津市科學技術評價中心鑒定為“國際領先”水平。

        相識于大學實驗室的秦亮和田會靜,都是對方的初戀,不善言辭的兩個人一度靠手機短信談戀愛。田會靜回憶:“那時候,白天各自忙學習、做實驗,晚上回到宿舍短信聊天,有時候會聊到很晚。有趣的是,我倆不約而同地都將手機上聊天的內容記在了日記本上,現在還保存著。”沒想到兩個人最初表達感情的模式延續到了日后的婚姻里。

        田會靜笑著說:“無論誰出差,都是代替另一半去看異地風景,回來和家里人一同分享所見所聞,當然,禮物也是必不可少的。”在遠海工作的那段時間里,秦亮每天沿著海灘撿貝殼,回家后帶給妻女。田會靜知道,秦亮每天都在想著她們。

        他們的女兒秦添祺是一名小學五年級學生,對爸爸媽媽最不滿意的地方就是總出差。但想到爸爸媽媽一個是祖國海疆的建設者,另一個是千年之城的設計師,她又感到很自豪。(記者劉茜陳建強)

  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  7m体育